女子因车震视频外泄自杀
2017-12-13 13:02  贵网  进入贵社区   复制本文地址

    2016年8月27日,一段1分27秒的“车震”视频,在馆陶社交网络病毒式传开。
    
    30日,视频中当事女子韩菲不堪受辱,气冲冲赶到馆陶巡特警大队要求删除:“都给了你们8000块钱,也答应私了,为什么还外传!”
    
    交涉无果,她掏出随身携带的一瓶农药一饮而尽。第一时间送往警队一墙之隔的医院,仍抢救无效身亡。
    
    近日,法院公开判决显示:因涉滥用职权罪,一辅警被判有期徒刑8个月、一民警免于刑事处罚。
    
    无正式民警带队执法、民警明知查车震违法仍授意辅警收钱等细节也随之曝光。
    
    巡特警大队辅警证言,“查车震就是为单位创收”,钱款30-40%比例返还辅警是惯例,除这一起,至少还收过二三十次钱。
 
    求情私了
    
    2015年7月中上旬的一天,馆陶县化工园区一条东西路上,一对男女正在车内亲热。一辆警车靠近停下,四名身穿特警制服的男子下车盘查,要求男女下车跟着走一趟,一人手持手机将全部录下。
    
    录像显示,女了一脸尴尬,右手不停梳理着零乱的头发。
    
    男子边穿衣服边说,“等会儿、等会儿。”
    
    慌乱过后,男子求情,“我知道咋回事,你们不知道我们啥关系,咱私了吧。”
    
    男子拿起手机,被立马制止别打电话;拿起钱包欲拉开,又被勒令先装起来。
    
    四人坚持让男子下车,乘警车走一趟。
    
    “不找人了,咱私了还不行。这个事不能让外边人知道,给你们当官的说,咱们私了还不行吗。”
    
    但求情被拒。
    
    男女两人被带进馆陶县巡特警大队,并进行了询问笔录。
    
    根据判决内容显示,被告人王志诚使用手机对车内情况进行了录像。随后王志诚等四人将两人带至馆陶县巡特警大队东院,宋某向馆陶县巡特警大队东院负责人杨刚汇报后,杨刚安排宋某等人对两人进行调查询问,经询问,证实两人系情人关系,后在杨刚的授意下,宋某等人收取张超8000元,然后让两人离开。
    
    2016年8月27日,视频在馆陶社交圈病毒式传开。多人证言,王志诚用手机拍摄的车内视频没有及时删除或交专人保管,且多次让他人观看该视频,导致该视频在2016年8月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。
    
    难熬的四天
    
    视频外泄,当事男女陷入舆论漩涡。
    
    视频当事女子韩菲,30岁,馆陶县人,县城经营着一个知名品牌家居店。情人张超与韩菲丈夫是同一个村子人,两人还是好友关系。
    
    事发后,张超找到警局纪委书记反映,被告知已监控到网络上的事情,正在调查。
    
    而韩菲的处境似乎更加艰难,她关了手机,家具店也关门歇业。
    
    视频外泄的第4天,韩菲气冲冲赶到馆陶巡特警大队,要求删除外泄视频无果后,喝下农药自杀。
    
    次日,抢救无效死亡。
    
    警方介入调查,巡特警大队长停职、视频拍摄辅警王志诚被拘。
    
    4天时间里,韩菲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折磨,时间新闻曾找到其亲属,均闭口不谈。
    
    最近,馆陶县法院公开判决结果显示,巡特警李姓大队长证言,当天早上接到一名女子情绪激动的电话,匆忙赶到警队,在办公楼一楼的楼梯口西面第一个办公室,韩菲让其观看了外泄的网上视频。
    
    双方交谈了一段时间,随后韩菲从袖筒拿出一个绿色瓶子,打开后喝下一口,发现情况不对,李姓大队长打掉女子手中瓶子,紧急将人送往警队一墙之隔的县医院抢救。
    
    小瓶液体送检化验,成分为“敌草快”除草剂。
    
    创收“惯例”
    
    “查车震的四人均为辅警。”李姓大队长说,警队规定,巡特警大队的巡逻区域是县城主城区,日常巡逻工作由民警杨刚负责。
    
    判决内容显示,涉事人员在查处“车震”过程中多处违规。
    
    时间新闻调查发现,四名辅警查车震地点在馆陶县化工园区,距离县城主城区至少10公里。
    
    判决内容提到,“驾驶警车超出其巡逻范围”。
    
    案件发,馆陶县公安局主管巡特警工作的副局长表示,辅警应在正式民警的带领下进行巡逻,协助民警进行盘问。巡特警大队就不能直接办理案子,刑事案件移交刑警队,治安案件移交城关派出所,也曾多次要求巡特警大队不能处理案子,不能进行罚款、不能收钱。
    
    涉案民警杨刚笔录中供述,四名查车震辅警无执法资格,规定辅警不能办案,辅警应在正式民警带领下巡逻,但大队实际情况是正式民警严重不足,只能让辅警在无正式民警的带领下巡逻。这种男女关系的案子,巡特警大队不应当处理。
    
    视频拍摄辅警王志诚供述,杨刚经常督促辅警自己去巡逻,没有安排过正式民警带领辅警去巡逻。
    
    他还证言,平时杨刚默许辅警巡逻查处“车震”行为。查处后收钱并30-40%比例返还辅警,这是惯例,究竟谁定的标准不知道,大队长和副大队长杨刚都知道此事。
    
    参与查车震的另外一名辅警证言表示,查车震收的钱都是交给杨刚,除了这一次,其记得参与的至少还收过二三十次钱。惯例是辅警也可以将涉嫌违法嫌疑人带到队里进行调查,可以对违法人员进行处罚和罚款。“说白了,就是为单位创收。”
    
    李大队长证言中称,为激励队员做好工作,大队对干得好的人员,给予报销一些油费、饭费,这些费用一般是收取钱数的百分之20-30%。
    
    余款去向不明
    
    最终,馆陶县法院一审认为,被告人辅警王志诚、民警杨刚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依法可从轻处罚。
    
    判决两被告因涉嫌滥用职权罪,辅警王志诚有期徒刑8个月、民警杨刚免于刑事处罚。
    
    对于涉事辅警和民警行为是否还涉嫌受贿或敲诈勒索,馆陶县法院刑事审判庭赵刚庭长解释,因涉案人收钱系职务行为,而且巡特警大队无职权办案,所以定罪上更准确适用滥用职权罪。
    
    此外,车震男子证言显示,警队收取8000元,无任何票据。自杀事件之后,警方返还8000元。
    
    法院审理查明,案发后巡特警大队丢失先前对韩菲和张超的询问笔录。
    
    除30-40%的比例返还辅警,余款去向为何处?赵刚庭长以及巡特警大队均未能给出答案。
    
    “辅警之所以热衷查车震是能尝到甜头,动辄吓唬当事人让家里到警队领人,摸透了被查当事人心理,怕婚外情曝光影响家庭,于是达到私了收钱目的。”当地知情者说,巡特警查车震事件是公开的秘密。
    
    时间新闻在馆陶走访了解,韩菲自杀前,巡特警经常查车震的地点一是远离城区的化工园区附近小路,二是县城边的一个人工风景点公主湖旁小路。
    
    自杀事件后,再无听说巡特警查“车震”的事情发生。
作者:admin 来源:未知 

相关文章

贵社区推荐

到贵社区看看:贵州 政策 专家

论坛图片推荐

更多...